戚家军涉淤泥滩攻岛,以龟速前进,岛上倭寇全

时间:2019-11-17 00:47

浙江的倭患平息了,但也加剧了福建的倭患肆虐。


原因很简单,既然浙江这边清剿力度这么大,倭寇自然要转移活动场所了。


他们的船只向南转移,由浙移闽,福建的百姓立刻遭大殃了。


福建的官员吃不消,一个劲地向胡宗宪呼救,并向朝廷告御状,说是胡宗宪把倭寇驱赶到福建来了,解铃还须系铃人,要胡宗宪派人来把这些倭寇收了。


实际上,原先福建倭患也并不比浙江小多少,而从某种程度上说,比浙江更严重。


这之前祸害浙江的倭寇,只在浙江各地来回劫掠,没有固定的据点,属于流寇。而祸害福建的倭寇,却是构建有大本营的,他们聚居在一个名叫横屿岛的岛上,招兵买马,高树大旗,俨然一个独立的小王国。


该小王国里,不但积聚有群倭劫掠来的大批金银珠宝,也奴役着大量掳掠来的男女百姓。


这真是大胆妄为!


最让人郁闷的是,这个岛,并非孤悬海外,而是与福建大陆相“连”的。


它离宁德县城也就二十来里路,离陆地不过五里距离,涨潮的时候,与陆路相连部分是泡在海水里的,但是退潮的时候,岛就和陆地连成一体了。


既是这样,稍微动一下脑子就想到了,虽然退潮的时候岛就和陆地连成了一体,但相连部分的五里多距离并不好走,是一大片的淤泥滩。


从这一点来说,岛是易守难攻的——乘船,船行不了;走路,人容易陷进淤泥里。


倭寇平日离岛、登岛,都是乘船绕一个大弯子,从岛朝向大海的一面进行活动的。


官兵如果按他们进出岛的线路实施攻岛,则岛上的倭寇早有准备,就很难奏效。


就因为这样,岛上的倭寇异常嚣张猖狂,他们以岛为基地,不断向内陆寇掠发展,后来又在福清的牛田、兴化再构建起两个大本营,形成一个互为犄角的铁三角,互相支援,导致“宁德一路,上下三百余里,三年渺绝人踪”。


可以说,倭寇在宁德这边是得天独厚,似乎,谁也奈何不了他们。


但是,当胡宗宪接到朝廷的诏令,安排戚继光入闽,这帮倭寇的“幸福生活”算是到头了。


戚继光自取得台州大捷后,又抽空在义乌增招了三千兵,把戚家军的兵额扩充到了六千人。


他领着这六千人,与胡宗宪的心腹大将督府中军司戴冲霄一起,意气风发地奔赴闽地。


到了福州,戚继光拜见了福建巡抚游震,了解福建的倭情。


知道倭寇据横屿岛称王,戚继光好不气恼,决定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,第一仗就拿横屿岛的倭寇开刀,拔掉横屿岛这枚硬钉子。


戚继光把进攻的时间定在八月初八这一天。


原因是这一天是潮汐时间最长的。


在等待八月初八这天到来的时候,戚继光曾和一个姓叶的书生讨论“动”与“静”的哲学问题。


叶书生问戚继光:“将军有无杂念?”


戚继光答:“杂念不可有。”


叶书生说:“安静的时候也没有吗?”


戚继光反问道:“您以为一声不作地默坐在那里就是静吗?若以为这样就是静,那么外界活动的东西在头脑中产生了感应,脑子就会浮想联蹁,您觉得它静在哪儿呢?我每天从早到晚事务纷繁,不敢稍有厌恶和劳倦,可见动和静不是两个境界,它们是统一的,动中有静,静中有动,动即是静,静动。所以到了战场上,我要不停地杀敌,手脚是动的;但一门心思想着剿杀敌人这件事,头脑就是静的。手脚动而头脑静,我就会取得胜利;如果头脑胡思乱想而手脚不动,就会死得很惨;即使手脚一直在动,因为头脑里杂念横生,也会影响作战,最终张皇失措,只会战败,不会取胜。我之所以无所畏惧而且能取得成效,就因为我关于统一动与静的关系。”


众人听了戚继光的一番高论,无不点头称是,收获良多。


八月初八,戚家军一大清早就列队海岸,把动静闹得很大。


为激励士气,振作军心,戚继光亲自擂鼓。


等潮水退去,戚继光擂响第一通鼓,身负攻坚任务的将士马上行动。


他们携带着稻草,用草填泥,随进随拔,不断以草填泥,向横屿岛迫近。


岛上的倭寇听到鼓声,拿了家伙出来察看动静,一看戚家军在淤泥中的龟速前行,全乐翻了。


他们一个个叉腰掐腹,笑着说,别人打仗,都是战死的,这帮人打仗,那是笨死的。


可不是吗?


按照这样的速度,等他们靠近了岛,大家拎刀子杀出去,还不跟旱地里踩田螺一样容易?


而且,就算大家不杀他们,他们累也累得半死了。


所以,倭寇一点也不紧张,都挤在岸边看热闹,指指点点,笑声不断。


他们哪里知道?


戚继光除了安排这支在淤泥中爬行的“龟速”部队之外,还安排了水师,一左一右,都绕了一个大弯子,从岛朝向大海的那一面登岛了。


当那边的抢滩的炮声一起,戚继光的鼓声急变,在岛上看热闹的倭寇一下子就乱了。


这样,水军、陆军同时夹击,倭寇只有挨宰的份。


激战时间大约持续了三个时辰,戚家军全歼横屿岛之敌,“生擒九十余人,斩首两千六百余级,焚溺死者无算,夺所掳三千七百余人归。”


这是一场完美无瑕的歼灭战。


积患清除,福建巡抚游震无比高兴,上表朝廷,要为戚继光和戚家军请功。


说起来,这次攻岛,戚家军共阵亡了13人,其中包括哨官李文彪。


另外,被竹签、蒺藜刺伤的人很多。


这些功劳,是戚继光和戚家军该得的。


戚继光大军从福宁开拨时,意气风发地说:“我大军只要顺利渡过金垂渡,就有三分胜局;一旦毫无阻碍到达宁德,成功就有了一半。到时,初八日进兵,初九日可报太平。”


与戚继光一起来浙江抗倭援闽的中军都司戴冲宵不信,说道:“公何大言如是耶?”


现在,初八日下午,果然大获全胜。


捷报于初九日早上发至福宁州。


大家都喜气洋洋。


戚继光还专门作诗《平宁德志喜》,云:


孤城已复愁还剧,草合通衢杂藓痕。


废屋梁空无社燕,清宵月冷有悲魂。


步兵涉海悬夷馘,飞旆降俘散蚁屯。


且喜丈人在帷屋,愿从骥尾报君恩。


但是,戴冲霄不高兴。


戴冲霄是胡宗宪的爱将,他不甘戚继光独享其功,认为戚继光能拿下横屿岛,是因为有他在主持大局。


戴冲霄的意思,就是戚继光这些人,只不过是在场上打比赛的球员,而他是场外的教练员;球员能赢得比赛的胜利,教练员功不可没。


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。


为保团结,为了以后能赢取更多的胜利,戚继光选择了退让,把军功转让给了戴冲霄。


(以上为覃仕勇著作《大明战神戚继光》之十六)


之一大明战神戚继光的名字寓意深远,您未必了解,来看他的出生与成长


之二战神戚继光自小流露出名将气质,父亲为育其成才,处处从严要求


之三战神戚继光的成长,得益于他有一位严父之外,另外还有一位良师


之四戚继光巡边,遇僧人讲长生之术,他旁边片刻,大发高论,众皆色变


之五戚继光世袭父职,官居四品,却以普通身份参加科举考试,众人不解


之六“戚继光斩子”属传说,“戚继光惩舅”为史实,来看“惩舅”过程


之七戚继光初赴抗倭战场,被安排在最前沿区域,正可谓:好钢用在刃上


之八戚继光在抗倭战场上初试锋芒,结果大失所望,因此产生了新想法


之九一在日本搞殖民统治的中国人,有班超的英雄气,却被贴上倭寇标签


之十岑港失利,戚继光到义乌募兵,他没告诉别人,自己募兵属以貌取人


之十一名将不愧为名将,戚继光练兵别具一格,成后世练兵典范


之十二传统武术能不能打,名将戚继光有过精辟见解,各种大师该醒醒了


之十三名将戚继光认为,练兵之要,不是武艺,也不是阵法,而是两样东西


之十四戚家军鸳鸯阵在宁海上演处子秀,相当惊艳:歼敌三百,己方零伤亡


之十五戚家军宝刀初出鞘,13战13捷,锋芒毕露,倭寇闻其名莫不心惊